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疯言疯语

看看疯子哥写了哪些疯言疯语

 
 
 

日志

 
 
关于我

我叫疯子哥,,是一名对互联网与计算机有着超高热爱的爱好者。掌握一些互联网与计算机的相关知识,粗略掌握C语言、C#语言、Unity3D,略懂PHP,MySQL,JS,熟练掌握HTML、CSS、易语言、篮球运动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以彩虹与你立约于埃里温(三)  

2007-12-10 03:16:00|  分类: 行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从亚美尼亚国土的大多数地方,都能看见亚拉拉特山的大小双峰,日日年年,朝霞斜晖将积雪山顶染成红色。亚拉拉特山一直作为亚美尼亚民族精神的象征镶嵌在他们的国徽上,只是此山已在土国境内,这是亚美尼亚人心中永久的痛。近百年过去了,亚美尼亚仍未和土耳其建交,两国之间每三天才有一趟直飞航班。如果其他时候去,就得像我一样,搭乘奥地利航空,先飞三个小时到维也纳,再等三四个小时,然后在夜空中飞行四五个小时,于凌晨4点抵达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飞一个邻邦居然要12个小时!而且埃里温和伊斯坦布尔时差居然是2个小时,在时间上的割袍断义也如此彻底。

14。据说在埃里温著名的周末市场上,有一组三个小瓶卖,分装着亚美尼亚的空气,水和泥土,买者都是散落欧美的数百万的亚美尼亚裔海外游子。

15。十字架石(KHATCHKAR)是亚美尼亚独有的宗教艺术。十字架石源于古老的鱼形龙石(VISHAP)——传说中的神兽,当基督教传播开来后,他们发现木头十字架很容易毁坏,于是选择用更持久的石头。能工巧将们淋漓尽致地发挥了他们的才智,在石头上创造了完美的十字架石艺术。除宗教意义外,十字架石成为纪念碑,奠基石和墓碑,刻有圣徒圣女的十字架石甚至有治病的功效。在塞凡半岛上我第一次看到圣十字墓碑,做为墓碑时,石板顶部都前倾,侧看象挺立的眼镜蛇。据说在亚美尼亚的土地上,有超过十万块的十字架石。

16。我于一个阴霾的上午来到南部离埃里温约30公里的霍瑞维拉(Khor Virap)修道院,天空偶尔撒下冷雨。这个修道院就在亚拉拉特山的山脚下,据说是诺亚下得山来,点燃第一束火把的地方。Khor Virap,在亚美尼亚语里是深深的地牢之意,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这里曾经囚禁着后来亚美尼亚的第一任大主教圣格列高利(ST.GREGORY),他在此做了14年苦囚后,最终让亚美尼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基督教国家。

这绝对是一个传奇。公元287年,格列高利一回到故土传布福音,国王提瑞达特一世就将这个杀父仇人之子囚禁在霍瑞维拉满是毒蛇和人骨的地牢里。地牢是从山顶一直深入山腹之中,约十米深,面积四五平米。入口极其狭小,仅容一人(非胖子)垂直上下。地牢内一盏孤灯。一座烛案是供后人燃烛祭拜所放。四周石壁因为一千多年的蜡烛烟熏已变得漆黑,而且被后来的游客写满了名字。地牢顶部更是漆黑得肉眼难以判断高度及形状,相机无法自动对焦。

在地牢一角有一小台子,据说格列高利就在此祷告睡卧。上有同样熏得漆黑的圣十字碑和简陋装裱后的耶稣画像以及《最后的晚餐》——估计是后人放置的。

就这么一个压抑的密闭空间,格列高利一住14年。我想他估计常年都生活在黑暗里,只有不停祈祷,在永夜里,期待光。冥冥中陪伴他的是远处不变的圣山。一晃14年过去,格列高利饱受虐待,依然活着。

14年后,国王杀掉了一批来传教的圣女之后精神错乱,“坚持认为自己是头猪”。信奉基督的妹妹对国王说,只有格列高利才能治愈他的疯病。也正因为国王妹妹的暗中保护,圣格列高利才活了下来。五千多个日夜后,格列高利顺着狭长垂直的通道爬上地面,终于抬首又见到了亚拉拉特山,料想当时阳光定然灿烂地照在他已如山顶般雪白的头发上。

史书所记,国王病愈,受了洗并宣布基督教为国教,圣徒圣女带来的火种一夜之间燃遍高原,亚美尼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基督教国家,而圣格高利成为亚美尼亚第一任大主教(CATHOLICOS)。做为基督光明的传播者,他的名字也变成了启迪者圣格列高利(ST.GREGORY,THE ILLUMINATOR)。这一年是公元301年,格列高利43岁。24年后,圣格列高利病死。后来国王在地牢上盖了教堂和纪念堂,亚拉腊山下朝圣者云集。

17。我到的时候先看了地牢,地牢有两个,圣龛右侧是格里高利的牢房,另一个在其对角大门右侧,据说关押过一个修女。我没有查到相关史料,但到下面的时候也不时有人爬下来燃烛祭奠。爬出地牢,进入边上的修道院,里面已经在做弥撒。但是神奇的是圣龛台上正进行着一种非常古老的祈祷仪式,有主教,有唱经的,有持圣物的,有炳烛的,有甩烟的,还不停走台换位。。。(原谅我这些不当的用词吧阿门),于实际上对基督教一窍不通的我来看,如果不是边上有女唱诗班不时哼唱天籁般的纶音,我真会以为这个一千六百多年的教堂正上演一场与宗教有关的话剧。下面教徒肃立,除了唱经声,就是我咔咔的快门声。亚美尼亚全国据说也就80余个中国人,他们没看过东方脸孔,就盯着我直看。

有一位老太太,一直在教堂一角极其虔诚地祷告跪拜着。

18。听听拍拍半个小时,仪式一点结束的意思都没有,同事忍不住就提议出来,后来听司机说这仪式有时可以从早晨一直持续到下午。出得修道院,天上已飘起小雪。远处的亚拉拉特山一直隐藏在浓雾里不露一鳞半爪。看神山都是要缘分的,幸好我来的第二天就曾经远远看到过了。比起一位出入亚美尼亚二十多次一次圣山的样子都没有看到的同事来,我幸运多了。

 


 


最后一张是网络照片,天气好的时候看Khor Virap修道院,应是这番壮阔气势。

看帖要回帖啊,并顺便点一下每一篇右下角的 “推荐” 好了。 谢谢啊,缘分哪。

Category: 行者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